美丽城镇,让“乡愁”终有归宿
作者:adminpost 日期:2017-06-11 浏览
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乡愁。它是儿时的老式自行车前面的横杠,我坐在上面,任由爸爸载着穿梭在莽野乡间,鸟儿惊起一片,记忆斑驳;它是木质的二层小楼,黑白电视,老式皮箱,收音机里的小调沙沙作响,大蒲扇摇着摇着就酸了胳膊;它是烘豆遇到笋干、花生和芝麻的咸香,家家户户茶余饭后的拉家常,小娃娃在弄堂里嬉戏打闹,墙上的藤蔓爬满了那段难忘的时光……

我们的乡愁,是回忆,是怀旧,是一种越来越难以寻觅的归属感。城市化的进程骤然加快,在改善了我们的生活环境、提高了我们的物质生活的同时,也逐渐破坏了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,逐渐把我们剥离了熟悉的原生世界。自行车驶过的那一片稻田,早已没有蛙声一片;充满回忆的小弄堂被推倒重建,错落有致的瓦房变成了规规整整的楼房,邻居之间再也不像孩时般亲近,夜不闭户不敢了,小桥流水不见了,天空开始蒙上了一层灰,原本郁郁葱葱的山头被过度开发张开了一个个大口子,像要把我们对过去的记忆一点一点吞噬掉……

狂飙式的城镇化代表着过去的乡村彻底湮灭,无以寄托的乡愁自然也成了城市的文化之痛。这样的城镇化虽然显得气派,但少了韵味,淡了情怀,抹杀了记忆,割裂了传统,让我们的乡愁无处安放。

2013年,习总书记在北京举行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要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,让城市融入大自然,让居民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”。

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,把绿水青山留给城市居民;注意保留村庄原始风貌,慎砍树、不填湖、少拆房,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;要突出文化传承,保全山水风貌,维持地域特色,发展具有历史记忆、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,是我们的“乡愁”最好的归宿。

下渚湖畔的二都村,承载着数千年的防风文化,老街尽头的防风祠每到八月廿五就香火鼎盛,参天的水杉矗立多年,烘豆茶家家飘香。2016年,下渚湖街道开始打造二都小镇,保留了二都村最原始的风情风貌,防风文化,湿地水乡,烘豆茶、瓷文化等元素交织融合。参天的水杉依然矗立,见证着小镇旧貌换新颜;防风祠增设了防风文化传习所,小孩们再也不会害怕这个牛首马面龙耳的巨人了;小镇尽头的茅山前港,水又清了,岸又绿了,阿婆们傍晚又聚在河边聊天了;被品牌化打造的下渚湖烘豆茶,被四海八荒的游客品尝赞扬,古老的智慧开始在美丽城镇建设过程中熠熠生辉,美丽城镇又因为这些印记,变得生动,变得有趣,触动了我们记忆深处最真实的那一片柔软。

美丽城镇化,山水有乡愁。像二都小镇这样的美丽城镇如今在祖国大地上遍地开花。低冲击的开发模式,留下了历史记忆,保全了山水风貌,维持了地域特色,是我们“乡愁”的最好归宿。